泳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泳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5我做的群众最满意的一件事摘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8 09:31:18 阅读: 来源:泳镜厂家

“决不放过你!”

我是邢台内丘县公安局官庄派出所指导员吕伟。去年上半年,内丘县很多村子接连发生百余起偷狗案件,起初,歹徒只是夜里偷偷作案,后来见村民敢怒不敢言,逐步演变成白天明目张胆地抢狗,遇上村民反抗,就恐吓威胁。

2015年6月23日上午8时20分左右,我所接到县局指挥中心指令:一伙偷狗贼在官一村用毒镖射伤村民后,沿小路向北逃走,要求快速处警。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所长带队,到医院听伤者介绍情况;我则带领辅警李庆文、王鑫驾驶警车赶往现场。途中,指挥中心又传来指令:在李田村发现有人驾驶一辆黑色轿车偷狗,与上一起案件的嫌疑车辆极为相似。我立刻掉转车头追赶,刚到李田村村口,就听见村民高喊“警察来了,警察来了!快,就是那辆车!”只见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荡起一溜狼烟,疾驰而去,我立刻紧追不舍,同时向指挥中心报告情况,请求支援。

不知不觉,我们的追击已经跨越内丘县界,进入任县。当行至一个狭窄的桥洞时,歹徒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我也将车紧急刹住。前车上下来4名歹徒,个个手持木棒,朝着我们警车的前挡玻璃一顿乱砸,砸完后又驾车继续逃窜。

歹徒的疯狂出乎我的意料。除了两根警棍,我们没有任何武器,但我没有犹豫,驱车继续追赶。那帮家伙慌不择路,开着车一头扎进了刚浇过水的麦茬地里,再也动弹不得,他们4人弃车逃窜。停下警车,我让王鑫守在车上与指挥中心保持联系,引导后面的增援力量,我和李庆文在麦茬地里紧紧追赶。那帮歹徒抢了村民的自行车,沿着田间小路再次逃跑,我们也立即借用村民的自行车紧紧追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追到天边也不放过你们!

大约又过了20多分钟,我们追到了一个村庄,后来知道已经到了隆尧县的安中村。刚拐进一个巷子,猛然看到一个歹徒站在那里。这名歹徒剃着光头,光着上身,膀大腰圆,手里提着一根洋镐把。歹徒抡起洋镐把猛冲过来,我用自行车一挡,顺势向侧面一闪,洋镐把砸到了地上,我迅速转身抱住歹徒的腰将他别倒在地,由于身体力量悬殊较大,我也倒在了地上,李庆文迅速上前摁住歹徒的双手,准备给他戴上手铐。那家伙一边挣扎一边呼喊同伙,跑远的一名嫌疑人手持砍刀返回,朝李庆文砍去,李庆文只好与对方周旋。少了李庆文的策应,倒在地上的贼猛然从腰间抽出一把铁驽,恶狠狠地朝我头上猛击……慢慢地我便没了意识。正在这紧急关头,后援警力赶了上来,经过围捕,4名歹徒相继被擒获。

昏迷的我被战友紧急送往邢台市人民医院治疗,被诊断为颅骨骨折,重伤二级,经全力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

事后回想起追捕的凶险真的有些后怕,但在追捕歹徒的过程中,我没有任何一丝放弃的想法。我虽然是个普通的乡村警察,但我有个信念,那就是:为了百姓的平安,该豁出去时,就得豁出去!

琴声在办证大厅响起

我叫王亚,是保定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队的民警,平时在办证大厅负责出境受理工作。去年6月11日下午2时左右,一个女孩儿气喘吁吁地冲到我的工位前,着急地问:“您好,我要办去香港的通行证,今天能办好吗?”我按照规定向她介绍办证的流程和时限。我的话还没说完,那个女孩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我赶忙安慰她:“慢慢说,别着急!”

原来,这个女孩名叫小琦,从小练习小提琴,一练就是20多年。小琦很争气,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音乐系,现在面临毕业,又被导师推荐报考法国南锡音乐学院深造,并顺利通过了理论和器乐考核,不久前,她接到法国院方的面试通知,要求她6月13号到香港参加面试。由于从没出过远门,缺乏社会经验,父母又都不在身边,小琦直到订机票的时候才知道,去香港是需要办理证件的。

听小琦这么一说,我也着急起来。按照日常工作程序,办理一张港澳通行证通常需要经过受理、校对、审批、制证、发证五个环节,一般情况需要10个工作日,符合法定加急条件的,也要5个工作日。掰着手指头算算,除去她去香港的路途时间,我们必须在24个小时之内办妥证件,而其中有些环节并不是我们市局这个层面能够决定的。

我赶紧跑到支队长舒丽娟的办公室,把这一特殊情况向她做了汇报。支队长当即就把负责受理、校对、审批的几个同事召集过来,指示我们立即启动绿色通道,特事特办。随后,她又把电话打到了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请求进一步缩短时限,帮助申请人如期赴港。省局领导态度明确地表示:只要我们迅速上传信息,厅制证中心将连夜加班,保证明天就能让琦韵拿到证件!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几个同事一路小跑着回到自己的工位,准备开始这场圆梦的接力。

可谁知,在受理环节,我发现小琦居然没有户籍信息,这就意味着,她压根办不了港澳通行证。原来,她在毕业离校时,把户口从学校迁了出来,但由于一直忙着筹备考试,到现在都没顾得上落户。我赶紧帮她出主意:“快让你家人马上带手续到派出所落户,这样我们还能省点时间。”小琦犯了难:“家里只有七十多岁的奶奶,她出不了门啊!”

我又转身去请示舒支队长,支队长立即联系小琦所在的派出所,协调他们加急办理落户手续,随后,又安排我赶快开车带着她先办落户手续。火速取了材料,马不停蹄地赶到派出所,我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快3时30分了。好在所里的同志早就做好了准备。审查核验,不到5分钟就落了户。顾不上和战友道谢,我带着琦韵一路飞驰赶回业务大厅。受理、校对、审批,所有参与工作的同事,都尽最大努力,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各自的工作,下午4时左右,申请数据顺利地传到了省厅。

我像是刚刚跑完马拉松比赛的选手,靠在椅背上,长舒了一口气。可是小琦的一句话,差点把我从椅子上弹起来:“机票,机票还没定! ”对啊,忙活半天,没机票还是去不了香港,可是订机票,必须要有通行证,通行证还得有个制作过程,这可怎么办?一个同事提醒我:“只要证件号码传回来,不用拿证也能先订票。”于是,我马上打开信息查询系统,隔一分钟就刷新一次。终于,下午4时40分左右,通行证号码传了回来。我们赶紧联系旅行社,帮小琦预定了直飞香港的机票,还嘱咐旅行社,一定要安排专人盯办,确保不出任何问题。

当天晚上,舒支队长就安排专人,连夜到石家庄取回了小琦的证件。

第二天上午,小琦拉着行李到办证大厅取证,并向我们道别。我把证件交到她手里,她一把抱住我哭了起来。等小琦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她打开随身携带的小提琴,用最特别的方式来表达对我们的感谢。当《好人一生平安》的旋律响起,熙熙攘攘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那动人心弦的琴声像一股和煦的春风,温暖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两个星期后,我接到一个境外打来的电话:“姐姐,我考试通过了!” 听筒里传来的是小琦兴奋的声音,“姐姐,你知道吗,拿到面试结果后,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还有那天帮助我的哥哥姐姐们。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会永远记得你们!”

午夜擒获盗车贼

我是保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二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安保期间,我和同事查获一辆被盗汽车,由此破获一起由公安部督办、横跨天津、河北两地的特大盗车案件。至今想起,我和同事们都是满满的自豪!

那是去年10月24日晚上11时,我带领同事提前赶到了执勤卡点——“京港澳高速”七一路路口。当夜零时,安保任务正式启动。

到凌晨2时多,我们几个的困劲、累劲儿都上来了。我们互相提醒着:打起精神,千万别大意了!就在这时,一辆小轿车远远地开了过来,紧接着就听见一声长长的急刹车声。显然司机没想到遇到S路,而且车速肯定过快。我们几个立马快速围了上去。

没想到,司机看到有警察,竟然猛踩油门倒车,只可惜S路又弯又窄,开进来容易,倒出去难。“见了警察就想走,这司机的行为有点异常。”我盘算着。趁着他的车撞上锥桶减速的工夫,同事在车后方拉起了阻车钉,及时堵住了该车的退路,司机没了办法,不得不将车停了下来。

是辆没挂牌照的现代轿车。我冲到车的左前方,冲司机喊道:“下车接受检查!”

“车牌照呢?”“丢了!”司机答。“在哪儿丢的?报过警吗?”这句话问得他表情更不自然了……直觉告诉我,保不齐这家伙还有别的事!

我再次搜查了车辆,一个缝隙都没放过。这回,我在副驾驶座位底下,摸出了一副天津牌照“88825”。我用警务通查询,确定这辆轿车正是一辆被盗车,只不过被巧妙地进行了伪装!

安排好人员继续在路上盘查,我和同事老屈把司机带到移动警务车上就地审讯。我和老屈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正面紧逼加旁敲侧击。就这样,司机的心理防线被我们攻破,交代了他和4名同伙在保定,一夜间盗窃4辆现代瑞纳汽车的事实,那4辆被盗车已被4名同伙分别开往天津……

后来,经过保定和天津警方的共同努力,一个由公安部直接督办、涉案轿车达12辆的特大盗窃团伙被成功摧毁。

我是辅警我自豪  我叫王鑫,是三河市公安局新集派出所的一名辅警。我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这道疤,是去年我处置一起警情时留下的。从此,我的脸上就多了一副帅气的黑框眼镜。

去年3月9日下午2时,派出所接到报警,张庄村50多岁的单身汉李宝存间歇性精神病突然犯了,拎着把菜刀闯到邻居家猛砍人家大门,口口声声要杀这个、杀那个,已经折腾小半天儿了,吓得街坊四邻大门紧闭,谁也不敢伸头。他家里人打了120,医护人员到现场,一看这架势,谁也不敢靠近,只好报了警。

我们几个辅警跟着指导员快速赶到了李宝存家,老远就听见李宝存正在院子里大声叫骂。我小心翼翼地推开虚掩的大门,透过门缝,看到李宝存拿着菜刀在院子里转悠,狂躁不安地在空中左劈右砍,嘴里不停地大呼小叫。一转身,他看见了我,眼睛一瞪,抄起地上的一块砖头朝我砸了过来,我本能地一躲,砖头狠狠地砸在门上。过了片刻再看时,院子里已经没人了,应该是进了屋。指导员安排两个人分别守在大门和临街院墙处,我们几个则手持盾牌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了院子,果然发现李宝存站在东屋门口,眼神直愣愣地瞪着我们,手里还拿着菜刀。我手持盾牌向门口逼近,刚要跨过门槛时,李宝存迎面扑过来,举刀就砍,连砍三刀,刀刀砍在盾牌上,把我半截身子都震麻了。我一面遮挡,一面挺进,想把他推倒,但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竟然纹丝不动。指导员对我大声喊:“不行,不能硬来!”他示意我和同事堵住门口,想通过语言劝导缓解李宝存的情绪,跟他念叨:“老李啊,没事,你放下刀,抽根烟,咱歇会儿……”

指导员的话好像起了点作用,一瞬间,李宝存似乎有点松懈,指导员趁机向我们做了一个强攻的手势。我们三人手持盾牌冲进屋里,本想用一个战术配合动作把他逼到墙角,但墙角处横着一个长条凳子,给李宝存提供了反抗空间。我离他最近,他挥着菜刀一阵乱砍。突然,我感到额头上被猛击了一下,也没觉得疼,只觉得头一蒙,热乎乎的液体一下子糊住了双眼,什么也看不见了。我知道我可能受伤了,可这时候根本顾不上这些,我凭着感觉,举着盾牌用身体死死顶住李宝存,和大伙一起把他摁倒在地上。随后,我的意识就渐渐模糊了,只听见各种嘈杂的声音:“摁住他,摁住他!”“王鑫,王鑫!……”

等我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北京304医院的病床上。听医生说,这一刀把我的额骨砍碎了,泪管被砍断,面部伤口有15厘米长。五官科、眼科、烧伤整形科三名主任医师一起给我做的手术,才把我的额骨和面部基本攒了起来,一共缝了67针。后来同事告诉我,在制服李宝存时,指导员的手掌也受伤了,肌肉韧带被砍断。我出院后休养了半年,回到了工作岗位,但落下了神经性头疼的病根。我的左眼直到现在还怕光、怕风,睡觉时闭不上眼,这也是我戴眼镜的另外一个原因。

我在辅警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11年,像这种真刀真枪、短兵相接的事经历了不少,但我从来没有害怕过。相比之下,我们怕的是社会上一些人的冷嘲热讽,怕的是执勤过程中受到各种刁难和羞辱。和正式警察相比,虽然我们身份不一样、待遇不一样,但维护公平正义、服务人民群众的价值追求却是一样的!我是辅警,我骄傲!

“粉红马甲”智斗“黑 恤”

我叫谢宏伟,是石家庄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兴安刑警中队的一名刑警。去年9月的一天晚上,我们辖区一家手机店被盗,犯罪分子撬门入室,把店里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第二天早晨,我们接到报案赶到了现场。

还好,这家手机店里安有监控设备。勘查完现场,我们把监控录像带回队里,很快发现了三个嫌疑人。三人都很年轻,特征也很明显,其中一个穿着白T恤,另一个穿着黑T恤,第三个留着一个“锅盖头”。从作案过程和手法看,他们对这家店很熟悉,基本上可以判断,就是附近村里的人。根据我的了解,这些人一般都爱上网吧,我把辖区网吧的监控录像查了个遍,很快找到了一个和“黑T恤”特征相符的人,又通过网吧的个人身份登记,查到了这家伙的QQ号。

在网上,我有一个QQ专用号,头像是个长发美女,身份是本市的一名女大学生。这是我的一个专用“马甲”。这些年,我已经用“她”钓上二十多个嫌疑人了。我马上用这个QQ号加了“黑T恤”为好友。

七八天以后,我跟他说:“帅哥,我下午没课,找你玩呗。”“黑T恤”说:“正忙着和哥们打台球呢。”我故意赌气说:“我不信,肯定是泡妞呢,你发个照片过来。”那家伙挺听话,很快把照片发了过来。我一看,乐坏了,照片上这仨人——“黑T恤”、“白T恤”、“锅盖头”都在。但是,他们在哪儿呢?我查到“黑T恤”经常去的那个网吧旁边就有个台球厅。我招呼了三个同事,立即出发。

赶到那家台球厅门口,迎面看见这三人从台球厅出来,上了一辆轿车正要离开。我和同事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一直跟到元氏县。晚上十时多,三人进了一家小吃店。我和同事也跟了进去,一拥而上,一下子把他们仨全摁地上了。

带回来一审问,这仨人承认,盗窃手机店就是他们干的,同时还供出了另外三起抢夺、抢劫的犯罪事实。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这天晚上要干一票大的,能偷就偷,不能偷就抢,不能抢就杀。

通过这起案子,我觉得我们不仅打击了犯罪、保护了人民,同时对这三个年轻人也是一种保护,毕竟,在他们滑向犯罪深渊的道路上,我们往回拉了他们一把。

枪患不除誓不休

我是沧县公安局薛官屯派出所所长。去年6月,一个村民向我们反映了一条线索,说薛官屯有一个叫高义的,在一次闲聊过程中吹牛,说造枪没什么难的,他自己就会。这个信息引起了我们的高度警觉。一查,薛官屯还真有一个高义。

我们依法对高义家进行了搜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在高义的床底下,我们搜出各类枪支散件19件和一张强弩。在院里,我们又搜出一箱二踢脚、一支高压气枪、一支火药枪、一发猎枪子弹,还有大量的射钉弹。简直就是一个小型兵工厂!高义非法制造、持有枪支铁证如山,必须立即抓捕。可是这家伙在外打工,一听到风声,马上停了手机,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把高义上网追逃,派人在他家附近秘密蹲守。很快,我们得到一个线索,说高义可能在沧州市一个老旧小区躲着呢。我带着两个辅警立即赶往沧州。我化装成收破烂的,穿上一身又脏又破的衣服,推着一辆三轮车,车上放了几个空啤酒瓶子和一堆破纸箱子,一边吆喝一边转悠。另外一个同事一头钻进小区门口的一个中介所,从窗户里监视。第三个同事今天装成是搞传销的,明天装成发广告的,作为流动哨,在小区四周观察。正是八月,天热得让人发晕,衣服湿了干、干了湿,每天身上都黏糊糊的,水也不敢多喝,想上厕所也得愣憋着,就怕高义从眼皮子底下跑了!就这样,我们蹲了一个礼拜,啤酒瓶子收了一大筐,却连高义的影儿也没见着。

我们回去,调整战术,开始秘密跟踪高义的老婆刘晓霞。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我们发现刘晓霞提着一些生活用品往沧州方向去了。我和一个同事一路跟着刘晓霞来到沧州,她七拐八拐到了一处偏僻的出租房,进去了。我跟着就上去敲门,门开了一条缝儿,透过门缝儿,我一眼就看见了高义正坐着吃他老婆送来的饭呢。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进去,高义还没反应过来,我就给他戴上了手铐。押着高义往回走,我这心里真比娶媳妇那天还高兴呢!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