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泳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功甫帖事件再升温刘益谦发声明矛头直指故宫专家杨丹霞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06:09 阅读: 来源:泳镜厂家

5月26日,北京天问拍卖总经理季涛状告故宫博物院专家杨丹霞开庭,此事件让沉寂已久的《功甫帖》再起波澜。而后故宫专家杨丹霞在微博上撰文称,苏富比拍品《功甫帖》是开门假的东西,因与刘益谦协定,才不在公开场合表态。对此,刘益谦特别向媒体发来声明表示,《功甫帖》是书画鉴定徐邦达认定为真迹的,杨丹霞这样说完全是不尊重前贤,他此前打电话给杨丹霞是想请她看一下原件。全文声明如下:

我所知道的杨丹霞

刘益谦

季涛先生状告杨丹霞女士一案,原本是两位当事人之间的纠纷,与外人无关。得知此事以后,我也在微信等自媒体上对季涛先生的行为表示了赞赏,因为我平生最痛恨的就是表里不一的行径,人前道貌岸然,人后恶言诽谤,更何况是穿个马甲来骂人。

其实,在此之前,北京的朋友猜测微博上的“Mr让阿让”就是杨丹霞女士时,我是不相信的,虽然我与杨女士并无深交。说起来认识她也有十几年了,基本上碰面都是在与拍卖有关的场合,她总是跟随在一些拍卖行老总及收藏家的身后,像是在推销书画,我以为她是掮客或画贩子之流,故而从未深谈。直到2012年底,我的第一家美术馆即将开幕,在拟定邀请嘉宾名单时,一位朋友建议我邀请杨丹霞,说她是故宫博物院的副研究员,我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后来几位艺术市场的资深人士告诉我,多年来她一直为几家拍卖机构“看东西”,还是中规中矩的,因此我很难相信微博上那些恶毒阴鸷的言论出于其口。现在杨女士发表了“对于化名Mr让阿让发表微博的说明”,除了对自己匿名骂人行为百般辩解,还把主要原因归罪于《功甫帖》之争,对我本人也多有不实之辞,因而我有必要出来说几句。

我曾经说过,在购买《功甫帖》之前我是做足功课的,咨询了比较多的专家,包括民间的、市场的,也包括博物馆和学院系统的专家,但不包括上海博物馆的钟银兰和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杨丹霞,原因是我与她们不熟。颜明先生出于个人恩怨,事前千方百计想促使流拍,事后一门心思想劝我退货。由于我清楚他的动机和目的,所以对来自他的意见并不十分计较,更不会委托他去询问博物馆专家的意见。颜明与钟银兰和杨丹霞两位女士素来交好,他所说的博物馆专家不看好,想必就是指这两位女士。

《功甫帖》引起争议之初,说实话,我是很迷茫的,为什么上博专家要以非学术的方式挑起争端?为什么一件流传有序著录累累的作品会被别有用心者说成是“双勾廓填”的初级伪作?难道我此前咨询的专家都是睁眼瞎?难道全世界和我争夺这件作品的收藏家都是冤大头?因此,一方面除了发表声明呼吁让争论回归学术回归理性,以便对《功甫帖》有客观公正的判断;另一方面我也期望此前没有看过《功甫帖》原作的专家能够仔细研究一下原作,给我具体的建议。这时候,北京的一位老朋友向我推荐了杨丹霞女士,并给了我她的电话号码。我给杨丹霞打电话,问她对《功甫帖》的看法,她说不看好,问她问什么不看好,她又说不出具体的理由,只是劝我退货。我说我已经请故宫的权威老专家看过原作了,他认为是真迹,想请她也看看原作,哪怕她同意上博专家的“双勾廓填”说,也可以写文章说明为什么是“双勾廓填”。她说不看原作,又说以前没有对《功甫帖》发表意见,以后也不发表意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反复说上博“钟老师”还是有眼光的,她自己看画也很有经验。还一再强调广东东莞旗降山博物馆聘请她做鉴定顾问,每月给她五万元鉴定费(后来旗降山博物馆的负责人向我证实了此事,说杨女士有了高额顾问费,还找他们报销其他费用)。我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无法接茬,又不能挂电话,只好听其絮叨。

其实在当时的情境下,我最想听到看到的是专家学者对《功甫帖》真正的学术性评判,因为我毕竟掌握着退货的主动权。没想到,一南一北两大博物馆的两位女专家都是“不看原作”的做派,尤其是上博专家所谓的学术论文更是漏洞百出,无法令人信服。与此相反,后来一些仔细看过原作的博物馆专家都给予了肯定的意见,并详细说明了理由;同时,大量的专家学者发表了严肃认真的学术论文,对《功甫帖》的真伪给出了心平气和的结论。正是这些不带成见的研究成果使我坚定了对《功甫帖》的信心,做出了不退货的决定。至于说我是因为政府特批保税入关和面子问题而死撑不肯退货的,恐怕是不了解政府的保税区政策,也不了解我的作风。《功甫帖》完全是依据国家保税区相关政策入关的,我们也是履行了正常的法律程序才得以借展的。将来我新近购买的成化鸡缸杯也将通过这一方式与广大爱好者见面。我怎么会因为计较正常的入关程序问题而去丢买低级假货这个更大的面子?还有一些不明就里的人认为是我与苏富比公司一起联合炒作,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是无意低估就是有意践踏苏富比这样的百年企业的商业信誉。至于我作为一名民间收藏家和两家大型私立美术馆创办人的认识水平和公益热情,大家可以随便评判,只要不像杨丹霞女士那样反复无常,处处以专家学者的身份示人,背后注册一个马甲来骂街。

“Mr让阿让”的微博中,对我的讥讽和谩骂并不比对季涛先生的少,在此我也不想引用她的原话,大家可以去她的微博阅读,如果她没有删改的话。人民法院受理了季涛先生的诉状,说明季先生已经做了完备的取证工作,相信法院会做出公正的裁决。我只想再就杨丹霞女士的声明中的几个观点说说我的看法。

杨女士认为季涛、朱绍良等人对钟银兰、凌利中的反驳文章是对官方博物馆的污蔑,尤其是指出《功甫帖》曾被上博收藏,更是抹黑上博。首先,且不论钟、凌二人后来一再解释他们的观点并不代表上博官方,即便是博物馆的官方论断,难道就不允许反驳吗?政府制定重大政策都要反复征询意见,有错必改,难道博物馆比人民政府还牛逼?其次,按照杨女士的逻辑,真正抹黑上博的是徐邦达先生,因为他在1992年第2期《故宫博物院院刊》上明明白白地说:“……苏书《功甫帖》、米芾书《恶札帖》,现藏上海博物馆,皆真迹无疑。”这可是是杨女士所在单位出版的权威学术刊物,为何当时和事后都未见有上博的人出来反驳徐先生的观点?难道号称人才济济且自律清廉的博物馆系统的名声,要靠杨女士通过网络匿名谩骂才能保住贞节?何况据我所知,这些年来,杨女士与市场的关系恐怕也是难以撇清的。

杨女士将个别人把《功甫帖》判假,上升为博物馆界的“共识”,这未免太托大了。中国不是只有上博和故宫两家博物馆,这两家博物馆也不只有钟银兰和杨丹霞两位专家。一些比杨丹霞女士资历更深的专家也以不同方式表达了他们对《功甫帖》认同,但是他们并不愿意公开发言,这一方面是像马未都先生说的,他们不愿意以国家公器压人,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愿意与市场走得太近。这样有学者风范的专家,我打心眼里尊重他们。另外,也不得不承认,现在博物馆系统内真正研究北宋书法并卓有建树的专家的确不多,大部分专家保持在非研究领域绝不妄自轻言的传统、爱惜羽毛,这也是值得尊敬的做法。难道他们的“共识”也要让一个匿名在网络上信口雌黄的人来代表么?

杨女士在声明中一再强调她注册“Mr让阿让”微博的原因是与我有不对《功甫帖》发表评论的所谓约定,因此想以化名微博来表达观点,但我们看到的是,在她的微博中,除了冷嘲热讽和谩骂诽谤,并无任何对《功甫帖》的理性文字。我与她数年的点头之交,包括关于《功甫帖》的那一通电话都是客客气气的,可是她凡是见到有关《功甫帖》和我的媒体消息,必然在微博里第一时间引用,并配以恶毒的称呼与文字。其间有知情人指出“Mr让阿让”就是杨丹霞时,她在朋友圈内极力否认,为了自证清白,还施出苦肉计,编了一条微博说杨丹霞与市场关系密切,甚至不惜诋毁故宫老专家傅熹年先生的名声,而且还装模作样地@了我。如此一边肆无忌惮地匿名骂人,一边处心积虑地避免真相暴露,这需要多么大的仇恨和多么分裂的人格才能支撑她这么做下去啊。尤其可笑的是,事情败露以后,她居然还能引用毛泽东和鲁迅的论战文字来为自己辩解。一个研究古代书画的专家学者,把心思和智慧都放在了这个上面,我们怎么没有理由担心老先生们为故宫赢得的声誉是否还能发扬光大?这样的人如何还能够大言不惭化身正义女神,代表故宫、代表文博界做出一番义正辞严的宣言,说什么“道德尺度”和“嫉恶如仇”,难道她真的以为可以混淆民众的道德判断水准么?一个以官方身份混迹艺术市场多年的书画掮客声称“临财勿苟得,临难勿请免”,你们信么?反正我不信。

最为荒唐的是,当面对为何不对《功甫帖》做出学术评判的质问时,杨副研究员抛出了“开门假”的论调。这种欺天下无人的傲慢态度,很难让人相信是出自故宫的专家之口。上博专家钟银兰、凌利中为了证明《功甫帖》是“双勾廓填”,用了近万言的文字。当“双勾廓填”遭到体无完肤的批驳时,他们又用了数万字来改口论证《功甫帖》是所谓的“摹本”。杨女士的一句“开门假”等于把真伪两方都同时绕了进去,既然是连初级书法爱好者都能看出来的假货,那么正反两方花这么多的笔墨来论证,岂不都是傻帽儿?在古玩行、在拍卖行、在私下交流时,“开门假”或许是一种痛快的表达方式,但是在学术论辩时,“开门假”就成了很不严肃的信口开河。杨女士自视甚高,在微博中把所有非博物馆人士的文章都视作没有学术规范的野狐禅。既然穿马甲骂人的事迹已然败露,既然如杨女士所说从此不必在意与我的所谓约定,那么我们就有理由期盼杨女士能够以其高超的学术水准做出对《功甫帖》令人信服的学术文章。是“双勾廓填”,还是其他的作伪方法?我们期待着您的高论。这样我们就可以读到除了您的那几篇关于清代艺术的老文章以外的新文字了,也可以学习您对清代以前的书画艺术的高见卓识。如果您还是用一句“开门假”来搪塞,恐怕多年来买进由您掌眼的书画的买家们也难以接受吧?

我曾经在微信中戏称《功甫帖》是一面“照妖镜”,多少人在它面前显出了原形。如今《功甫帖》就静静地挂在龙美术馆西岸馆地下一层专门为他布置的展厅内,四周是这次论辩双方的观点以及历代著录文字和实物的陈列,还有高清放大图片的展示。通过这次论辩,虽然我心中对《功甫帖》已有了明确的判断,但是我仍然希望这个展览是客观冷静的。无论持何种观点、无论是专业人士还是业余爱好者,都可以来看看,其结果是无论是强化你的原有观点,还是改变你的固有判断,我希望都是由衷的,而不是强加的。我期待钟银兰、杨丹霞两位女士能够放下身段,改变不看原作的傲气,也来看看原作,进而写出更有说服力的文字。龙美术馆的员工告诉我,单国霖先生近日独自一人来过龙美术馆,在《功甫帖》面前看了很久。我没有问单先生看后的结论,但是我对他这种严谨又不失大气的作风表示钦佩。在《功甫帖》这面“照妖镜”面前,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是照出今人的傲慢与冷漠,而有时候,傲慢比冷漠对文化的伤害还要大,更不用说谩骂与诋毁,尤其是来自传统文化堡垒内部的人躲在暗地里的谩骂与诋毁。

圆形橡胶支座图片

电动车仪表批发

发夹

相关阅读